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你为什么应该去德国上技校

2019-08-29

      《银河补习班》里有一幕,爸爸和闫主任打赌儿子马飞期末考试进入年级前十,痛苦不堪的马飞某天回家忍不住抱怨,“太难了,爸爸,我还是去卖煎饼吧,太难了”。这时,共同观影的观众一句“没出息”脱口而出。
      卖煎饼等于没出息,这恐怕是很多家长共同的心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仿佛只有高考、上大学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在国外,面点师这个职业很受欢迎,甚至还是澳大利亚技术移民的热门专业,那谁又规定“煎饼师”不能成为一个有技术含量的职业?

      国内的职业教育一直处于缺陷发展的状态,高级技术人员短缺早就不是秘密。人社部数据显示,近年来技能劳动者的需求人数,一直在求职人数的1.5倍以上,高级技工甚至达到2倍。无论沿海还是中西部地区,企业技工、熟练工和新型人才短缺都有出现。“招工难”、“用工荒”、“月薪2.7万都招不到技术人才”之类的标题一点也不夸张。
      巨大的需求并没有撬动供应端,技校报名本应该非常火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2017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首次超过本科,然而与此对应的却是高职院校招生难。从2009年开始,全国高职院校生源持续6年下降。为了补足职业人才缺口,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高职扩招100万”计划。

      缺口巨大却少有人报名,这其中有社会对技术人才的“学历偏见”。山东省即将实行的专升本新政规定,综合素质测试成绩排位同年级、同专业前 40% 的学生方能参加考试。这引来很多学生及家长抱怨,有人表示高中三年错过机会,本来有机会通过专升本进入大学,如今这条路却变得越来越窄。
      不难看出,已经身在职业教育体系中的学生,也有相当一部分把希望寄托在专升本,职业学校沦为变相复读班,职业技能教育的价值无处体现。即使是学历通货膨胀的现在,社会仍然对一纸大学文凭有着执着的追求,“本科以上学历” 几乎出现在任何一个有着体面收入的招聘广告上。

      而认学历的社会共识最终造成了家庭为谋出路只能选择更精英的本科,大专中专学历的认可度和低回报率无形中限制了学习路径选择的多样性。
      这也与国内职业教育的滞后发展有关。“中国建成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现在有中职院校 10340 所,高职院校 1423 所,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却还只是在初步阶段,“大而不强、多而不精”。
      在职业教育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并没有到位,中国的职业教育在实际工作中出现了 “政府主导、学校本位、企业缺位” 的尴尬局面。
      职业教育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就业导向性。企业,才是学生未来服务的主体,也是接受职业教育最根本的原因。作为对高级技术人才需求最大的高端制造业的长期缺席其实是导致职业教育回报率过低的原因,没有长期稳定的高端技术岗位,职业教育就业导向的价值就没有办法体现。

      高端制造业发达的地区就一定会存在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从全球看有英法的学徒制和德国举世闻名的双元制教育体系。
      即使把目光放回国内也是如此,外资制造业密集的江苏同时也是职业教育改革走在前头的地区。江苏省今年三月份推出的《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就率先从校企责任划分等突出问题上给出解决方式,而德企集中的太仓更是已经实行了多年的双元制教育模式。


      所谓双元制,指的是在两个场所接受培训,一“元”是学校,传授与职业有关的专业知识;另一“元”是企业或公共事业单位等校外实训场所,其让学生在企业里接受职业技能方面的专业培训。双元制职业教育学制通常在2-3.5年,一般理论学习时间占1/3,企业实践占2/3。
 


 

      Clean Energy Wire 期刊显示,约43万家德国企业与职业学校合作培训学生,超过80%的大型企业会雇佣学徒为自己工作。企业与政府、学校合作,根据自身需求对技术工人进行个性化培养,从而获得能为自己工作多年的高匹配度员工。这既是德国企业的社会责任,也节约了人资成本。
      在进入双元制课程之前,学生要和未来想实习的企业签订为期三年的培养合同。合同规定,学生学费由政府和企业共同承担(主要由企业承担),并且学生每月可从企业取得500-1500欧元不等的实习工资,以及生活津贴和法定保险。毕业后学生进入该企业工作,企业也会发放薪资。
      虽然国外家庭也希望子女能接受更好的大学教育,但是接受职业技术教育在他们眼里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就业本身的意义要大于学历。Bridging America’s Gap 调查显示,74%的美国家长说,如果有企业能在孩子高中毕业后就提供 Offer 和学位,自己绝对会考虑。

      而在职业教育最突出的德国,大部分德国高级技术人才都由职业教育培养而来,劳动力招聘和流动以及收入主要以职业资历而不是学历来决定,高级技术工人的工资相当可观。根据 Glassdoor 的数据,柏林地区一个机械工程师的平均工资为4.8万欧元一年,约37万元人民币,搜索得到的一个普通实习岗位也有两千欧元的月工资水平。
      简单来说,德国学生在10岁小学毕业时,就要在家长和老师的指导下选择未来方向。想进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可以选择文理中学,学制8-9年,毕业后可以申请大学;想走职业教育方向的可以选择普通中学或实科中学,相当于国内中专,学制一般5-6年。选择普通中学或实科中学的学生在十五六岁毕业之后,可以进入包括双元制职业学校在内的各类职业学校或培训项目,接受中等职业教育,之后直接就业或升学。
      通常每年大约有2/3的学生会选择走职业道路,只有1/3选择进入大学接受教育。
      原生双元制教育的一大特征就是分流从小学毕业开始,整个职业生涯的规划完全按照个人能力和意愿来实施,而非类似国内的职业教育,只有到了中学结束甚至高考之后,才当作上不了本科的补救措施。

      而在双元制体系下,初中毕业和高中期间的学生也可以根据成绩和兴趣,在普通学校和职业学校之间转换,自由度较高。比如在下图中,左边浅蓝色部分形成的路径大致相当于国人熟悉的本科教育,最右侧深蓝色的则是最直接的职业教育路径,所有中间部分都是两者混合的产物,而有箭头相连的部分都可以进行自由切换。
 


 

      近年,双元制开始向高等教育领域蔓延,出现了采用双元制模式的应用技术大学,部分综合性大学也开设“双元制课程”,很多原本走大学路线的文理中学毕业生也有了“职业”选择。
      此外,有很多大学毕业生工作之后仍选择回归双元制学校接受教育。
      对国际学生来说,每年只需支付数量较少的生活费,就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德国职业教育。毕业后留学生想留在德国也相对简单。接受双元制教育的学生在学习期间就有工作许可,工作满五年就取得绿卡。相比于其他移民方式,双元制职业教育带来的“福利”显然性价比很高。

      来到我们固定的算成本环节。从费用上来看,以每月生活费900欧元以及最低实习工资500欧元计算,学生每月大概需要自费3200元人民币。假设最多读4年,则4年大约需支付15万人民币。按工作后税后月入2500欧计算,大约1年就能抵消4年成本。即使加上前期准备费用,德国技校的回报仍然可观。
      这个成本落在大部分工薪阶层的可负担范围内,对于预算有限、子女成绩一般但又有留学梦的家庭来说,正缺劳动力的德国其实短期内来看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综合来看基本 “免费” 学习成本和相比欧美国家更宽松的移民政策都是不错的卖点。

      中国德国商会的 2018 年企业劳动力和薪资报告中称,长三角地区工资涨幅和合格员工流失率是在华德企最为担心的问题。因此,即使考虑到德国不是移民社会,难以融入,留学生实习几年后带着德国技术回东部沿海做个高薪蓝领也是很不错的选择,至少要好过大部分英美镀金回国的留学生和同质化严重的国内本科毕业生。


作者:吴锦清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0af88a564578
来源:简书 德国职业教育留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海淀清华东路16号艺海大厦12层
传真:anmengdg@163.com
电话:010-52902952
邮箱:anmengdg@163.com